沈阳的父亲在被判陪孩子做作业时经历了什么

沈阳的父亲在被判陪孩子做作业时经历了什么

沈阳的父亲在被判陪孩子做作业时经历了什么

这是有点“离谱”的事情。起初,我父亲陪我的孩子做作业,我母亲和朋友聊天。这幅画温暖和谐。但是谁曾想到绘画风格会急转直下呢?我父亲和母亲打架,警察叔叔来了。最终结果是我父亲被判刑。

昨天,记者从法院得知,这是历史上最尴尬的“带孩子做作业”案件。

张陈侗和他的妻子赵桂芝住在沈阳市沈河区。他们都40多岁了,他们的孩子都在上小学。通常,夫妻关系很好。虽然他们有时会为小事争吵,但他们不会太伤感情。

然而,事故突然发生了。2018年12月5日21点左右,张陈侗陪着孩子做作业。已经是睡觉时间了,孩子的作业还没有完成。张陈侗看着孩子磨磨蹭蹭,心里升起无数的火。张陈侗一边陪着作业,一边又焦虑又生气,而他的妻子赵桂芝在另一边却很闲。她用手机和朋友们进行了语音聊天,聊得很开心。

“你能关小声点吗?这会影响孩子们的学习。”张陈侗没好气地要求妻子小声点,并将手机调到静音模式。然而,聊得很开心的赵桂芝却无视丈夫的话,继续说话。手机没有静音。张陈侗很担心,没有地方释放他。他冲上去抓起妻子的手机,试图让她静音。我没想到赵桂芝会强烈反抗。这两个人在一个地方打架。张陈侗捏了捏妻子。赵桂芝不干了,大喊他是家庭暴力。他还打了110电话,并叫警察到房子里来讲道理。

看到儿媳妇如此不讲道理,她打电话给警察,把脏衣服扔在外面。张陈侗更加生气了。她再也控制不住打击,打了儿媳妇的鼻子。突然,赵桂芝的鼻子流血了,导致鼻骨骨折和右肩撕裂。赵桂芝随后住院两天,花费超过17000元。

我和我的父母已经进入医院和警察局,我的孩子不必写作业。这个家庭不再像过去那样温暖了。2019年1月31日,张陈侗被沈河区警方依法逮捕。5月5日,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沈河区人民法院认定,被告张陈侗故意伤害他人身体,造成他人轻伤。他的行为侵犯了公民的人身健康权,构成故意伤害。依法承担刑事责任,判处一年有期徒刑,并支付赵桂芝医疗费19,087.64元。

如果当时张陈侗没有因为陪孩子做作业而感到焦虑,一系列的事情就不会发生。陪孩子做作业真的有这么破坏性吗?据记者咨询的心理专家称,父母常常带着焦虑、冲动和失控的情绪陪孩子写作业。

沈阳心理健康中心的心理学家王永波博士说,许多父母都去找他进行心理咨询。至少有一半的父母在咨询和检查孩子家庭作业的过程中有无法控制的易怒。一些家长在事后可以意识到他们的情绪失控了,但是当他们下次做作业时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和易怒。即使一个平常温和的人也会变得暴力。从专业角度来看,这种短暂的情绪失控被称为歇斯底里,属于神经官能症。这主要是由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方面,它受到外部世界的刺激。它可能是工作压力、家庭不和、对孩子成绩的不满等冲突,也可能是对个人自尊和人格的打击,从而带来强烈的焦虑、愤怒和其他情绪。另一方面,它是由一个人自己的个性特征引起的,例如强烈的情绪反应和容易受到周围人或事物的影响。

王永波博士说,在正常情况下,通过合理的调整,大多数人可以成为自己情感的主人。首先,头脑应该冷静,正确对待孩子的家庭作业问题。不要干涉太多,也不要提出太多要求。让大自然去吧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ezskaters.net
admin

发表评论